若当事人小吴是个上当后自认倒霉的主儿,估计这事就没“然后”了,但他很较真,找女方单位、找教育局,最终查清朱女士离异、有两个孩子,身份并非董事长女儿,学历还存在造假。之后当地有关大门对涉事世纪佳缘门店调查后称,“可能涉及欺诈消费者”。而被打脸的世纪佳缘官方,在“自查”了逾1个月后表示道歉,称企业服务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不过,所谓“信息不对称”也并非不可克服,假酒的厂名和厂址是被盗用,但网上的店铺却是实名注册的,真要去查,不难查出老底。可见,查处的困难固然有,但并非没有线索,就看监管大门怎么去搜集和挖掘。